联系方式
  • 电 话 :
  • Q Q :
  • E-Mail:

天的武警兴安支队第一届综合大比武竞赛在特战

 

天的武警兴安支队第一届综合大比武竞赛在特战中队正式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即将在上海召开。此次盛会为全球商品与技术进入中国搭建了平台,是中国对外开放的重大举措。未来,“6天+365天”永不落幕的进博会将持续赋能整个社会。

汇丰银行有限公司行长兼行政总裁廖宜建称, 首届进博会是中国支持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实际行动,通过向世界进一步开放市场践行共谋发展、共享成果的理念。

廖宜建认为,在国际多边贸易秩序面临挑战、贸易保护主义日益抬头的大背景下,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举办进博会具有深远的意义。

近年来,内需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驱动上升。其中,消费支出起到龙头作用。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78%,网上零售表现尤为抢眼。

“在这些宏观形势和趋势下,中国举办进博会可谓恰逢其时。”廖宜建称,进博会带来的示范效应必将进一步促进进口商品和服务的种类、数量明显增长,通过助推消费升级,最终满足中国消费者在新时期的消费需求。

在普华永道中国上海主管合伙人黄佳看来,进博会对外释放了一个信号,中国经济从出口拉动型向内需驱动型转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需要大量的进口产品和服务。

“”是德国政府提出并被各国产业界广泛接受的概念。“在目前国际上还没有可借鉴的规范、标准的情况下,德国莱茵

基于国际和中国行业现状及可预见的未来,研发制订相关标准,此标准在全球范围都是开创性的。”参展企业德国莱茵

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也将亮相进口博览会的服务贸易展区。据悉,这家巨头将把欧洲在足球方面管理、青训等先进模式带到中国,推动中国足球长远健康发展。

在德勤中国创新主管合伙人刘明华看来,进博会是海外企业产品、解决方案和中国用户近距离接触的一个大平台,同时也是一个很好的“传感器”,通过它洞察全球最新技术和理念。

进博会不只是6天的博览会,更多的是“6天+365天”永不落幕的进博会,未来将持续赋能整个社会。

德勤对“6+365”“永不落幕”的进博会理念非常认同。“这并不是一个口号,通过网络平台产生了信息和要素的流动,交了朋友以后还要维持朋友圈,只有朋友加朋友这样扩大,才能达到365天永不落幕的效果。

近日,一批“6天+365天”的平台已经陆续搭建完成,既有网上平台可以交易,又有线下延展能让市民“买买买”。跨境进口电商天猫国际、洋码头等龙头企业在展会场馆设立跨境电商服务专区,打造线上直销平台。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表示:“中国正在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之一,这个巨大的市场还在持续开放,中国有关进口消费品降税力度不断加大,中国继续鼓励跨境进口电商等新型业态。”

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中国人民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壮丽史诗!

当国家利益遭受侵害时,中国肯定会捍卫自己的主权和尊严。在南海局势似乎渐趋紧张之际,无论是中国网友,还是“某些域外国家”,都有必要重温一下当年那场战斗。

在农村搞根据地的都是一些入党时间较短而看重枪杆子的后进,比如朱德、方志敏、滕代远、张云逸、蔡申熙、冯白驹、刘志丹等等。

红一方面军总部到达峡江。毛泽东从敌方情报中看出军阀混战即将停止,蒋介石将集中力量对付红军。为此,红军总部在峡江县城怡顺堂召开了总前委扩大会议,即峡江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总前委委员和军以上干部毛泽东、彭德怀、黄公略、罗荣桓,长江局代表周以栗,江西省行委领导人李文林、陈正人等20余人。会议由毛泽东主持。

30日,红一方面军在新余县罗坊镇陈家闹的一间染布店里,毛泽东主持召开了红一方面军总前委与江西省行委联席会议。会议集中讨论了红军的行动方向和红一方面军及江西党的任务问题,通过了《目前政治形势与一方面军及江西党的任务》的决议。会上就红军行动方向和反“围剿”方针等问题进行了几天的激烈争论,红三军团有人提出红一、红三军团分别在赣江东、西两岸“夹江而阵”,认为这样既可保卫湘鄂赣苏区,又可保卫赣西南苏区。江西省行委书记李文林等人则主张红军主动西渡赣江到白区迎敌作战,以免打烂坛坛罐罐,使苏区人民受到损失。毛泽东则主张红军东渡赣江向根据地中心地带退却,提出了“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把敌人引到赤色区域内部去打,再寻机歼敌。关于这场争论,各种意见仍争执不下,直到29日晚,会议仍未取得共识,陷入僵局。30日,毛泽东从国民党报纸上获知敌人将要大举进攻的重要信息,深感时局严重,在面临国民党大兵压进、战争一触即发之际,毛泽东在会上反复耐心说服大家,最后会议终于同意了毛泽东提议的“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

“诱敌深入”方针的确定,这是总前委在紧急关头作出的一个关键性决策,解决了红一方面军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行动方向问题,是关系到红军第一次反“围剿”斗争能否取胜的关键举措,这也是罗坊会议的光辉亮点和主要成果。正如一些党史专家所认为:“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正确抉择。这一抉择不仅表明红一方面军从此完全摆脱了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的羁绊,而且表明红军已从游击战向带游击性的运动战的转变迈出了关键性一步。为了这个正确抉择的作出,毛泽东费尽心血,朱德、周以栗等鼎力支持,彭德怀和滕代远等顾全大局,他们都是功不可没的英才。”

红一方面军总部在罗坊的园前村发布了《移师赣江东岸分散筹款的命令》,决定除留红一军团的第三军担任赣西扰敌工作外,其他部队一律在本月5、6日东渡赣江。接着,红三军团在彭德怀、滕代远的率领下,抵达峡江仁和准备渡江时,“红三军团的一些领导以部队中大多是平江、大冶人,不愿远离家乡,以怕丢掉湘鄂赣革命根据地为理由反对过江。”他们认为红三军团在湘鄂赣边界转战2年多,有大片根据地,有巩固的大后方,有充足的人力和给养保障,又有苏区人民的拥护,不应放弃苏区,跟着一军团东进。甚至,还有些人有地方观念的干部则利用这一点来反对过江,仍主张一、三军团分兵,各发展各的地区”。并认为这样既可集中消灭敌人大部队,也能以团为单位分散于湘赣边界和湘鄂边界边区进行游击战争,对将来夺取湘鄂赣三省政权有利。针对这种情况,通过彭德怀、滕代远的耐心说服,与会人员最后一致同意渡江。

在解放战争初期,陈毅、陈士榘指挥山东野战军一战泗县,二战两淮均失利,一时弄得意气灰心。当时中共华中分局领导人张鼎丞、邓子恢对陈毅指挥失措很是不满,曾致电中央:“建议用滕代远或其他同志来辅佐陈毅,以便使陈毅能用更多的力气来抓全局。”实际上是想要中央派人来代替陈毅实施军事指挥,陈毅则留在军区“抓全局”好了。对于同志们的意见,陈毅既表示了虚心接受的态度,同时也不掩饰自己的坚定决心:“别人是毛主席的好学生,我陈毅也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别人能打胜仗,我陈毅也能打胜仗!”“我出来时就准备三条路:胜利回去看欢迎会,打败仗开斗争会,死了开追悼会!”毛泽东在进行了通盘考虑后,指示陈毅、粟裕部集中兵力作战,克服困难,歼敌一部。

习仲勋是野战军副政委兼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区即西北军区政委,彭老总的政委不好当的,除了滕代远。

毛泽东、朱德率红一军团进驻永和。此时驻守在平浏的红三军团得知消息后,在彭德怀、滕代远率领下立即向永和进发。8月23日,红一、三军团在永和胜利会师,几位老战友的手又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两大军团会师后,经两军团前委联席会议决定,正式合编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简称红一方面军),朱德任总司令,毛泽东任总前委书记兼总政委,彭德怀任副总司令,滕代远任副总政委,辖第一、第三2个军团,成为当时最大的红军主力部队。

滕代远同志在中央苏区指挥了第一次至第四次的反围剿战斗。他不仅作战勇敢,而且在重大问题上一直坚持原则,把党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如红军在进行第一次反围剿时,发生了一个反党的“富田事变”,以制造红军内部的分裂。滕代远同志与朱德、彭德怀等同志一起,坚决站在毛泽东同志一边,粉碎了这个阴谋。这对于促使第一次反围剿战争的胜利,起了重要作用。

红八军政治委员邓乾元以红八军军委书记名义召开军委扩大会议,提出红八军和红五军分家,红八军回鄂南进攻武汉,红五军再打长沙,并写信给红三军团前委,指责彭德怀“独裁”,“军团前委组织不合法”。他没有报告军团前委,准备带领红八军向阳新进发。彭德怀认为事态严重,立即指示红八军停止这一非组织的行动。彭德怀、滕代远决定由滕代远主持召开有各军、师书记参加的前委扩大会议,总结进攻长沙的作战经验,讨论邓乾元提出的问题。与会者认为,邓乾元的指责全非事实,脱离前委指挥是一种超越组织的行为。大敌当前,这种行动对革命十分不利。会议决定撤销邓乾元红八军政治委员、军委书记的职务,调任军团政治部秘书长兼宣传科长,由袁国平兼任红八军政治委员、军委书记。

在永新嘉禾小学召开了红七军第二次党代表大会。中央苏区派红一方面军副总政委滕代远参加大会。大会传达了党的六届三中全会精神,批判了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及其给红七军带来的严重危害,肯定了过去的工作成绩,总结经验和教训,确定了新的战斗任务,选举产生了新的前委。并决定将红二十军编入红七军,指定李明瑞为红七军军长,葛耀山为政委,张云逸为参谋长。

至于后勤方面,晋冀鲁豫(主要是太行和冀南)当时有通货膨胀,但根本原因不在于国军进攻造成,因为国军基本没有进攻过这些地方,而在于这些地方养人养的太厉害。据刘邓说整个晋冀鲁豫吃公粮达83万人,除了前线十多万打仗的,后方不打仗的部队、军工、无工作能力的军烈属等合计居然有近70万?这个数字不把根据地吃垮才怪。晋冀鲁豫如此庞大的后勤压力,是致使野战军发展缓慢的重要原因,这似乎也是刘伯承经常打仗力不从心的原因,但是野战军的邓,包括军区的滕代远,应该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毛主席于一九二七年九月领导“秋收起义”,之后开辟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滕代远于一九二八年七月与彭德怀、黄公略领导“平江起义”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电影《怒潮》中的罗大成之原型即滕代远。任五军党代表的滕代远和彭总带部队上了井冈山,毛主席和滕代远又在一起并肩战斗。

更主要的,滕、邓是代表八路军前方总部的,刘伯承、邓小平、薄一波联合作出平汉作战的部署,就部署了林彪、肖劲光的作战。这是8月29日的电文。

把老彭在滕代远的带领下投入革命,最后带着几百人上井冈山,说成是革命入伙的原始股,却不讲绩效不提效益,不顾当时朱有3000多人,毛有2000多人的事实,也不顾来败家的事实,一味地想靠这个丁点的原始股坐享其成分天下~

五溪地区艰苦的环境造就了五溪人民不畏艰险、坚韧执着的精神。在这块土地上涌现出了许多为国为民、无私奉献的杰出人物。古有流放于此的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留下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千古绝唱,近有滕代远、粟裕等革命家救亡图存的执着追求。这些坚韧不拔、勇往直前的意志成为五溪人的宝贵财富。

在铜鼓县,彭德怀、滕代远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先后转战达8年之久,他们创建的湘鄂赣革命根据地,一度把中心设在铜鼓。湘鄂赣省委、江西省苏维埃政府机关和省军区等旧址至今还留存当地。

红一军团是在红四军先后与江西红军和闽西红军会师的基础上,于一九三0年六月在福建省长汀地区组建,朱德任军团总指挥,毛泽东任政委,黄公略任红三军长,林彪任红四军长,罗炳辉任红十二军长,,这支部队组建后,奉中央李立三同志指令,当部队到达南昌外围之后,发现南昌市有敌重兵把守,攻城很难奏效,毛泽东与朱德只好率领部队向湖南运动。红三军团也是在一九三0年六月组建的,这支红军部队在湖北的大冶地区成立后,彭德怀任军团长,滕代远任政委,彭德怀兼任红五军长,李灿任红八军长,肖克任红十六军长,,这支部队组建后,奉中央李立三同志的指令,配合贺龙的红二军团攻打武汉,当部队攻占了去武汉途中的岳州后,国民党已增强了武汉的兵力,部队只好转到湖南平江休整,这时湖南的国民党部队摆出长蛇阵,进攻平江。敌人没想到彭德怀会采取&;;对攻&;;方式,率领红三军团&;;闪电&;;般地突然向敌人进攻,打败了三万有余的敌军,快速攻入湖南省会城长沙市,占领长沙市十一天后,由于敌军集中了十五个团的兵力,反攻长沙城

,彭德怀率领红三军团主动撤出长沙,听说毛泽东和朱德领导的红一军团正向湖南运动,便于红一军团相约,定于在湖南浏阳永和市与红一军团会师。于一九三0年八月,红一、三军团会师,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红一方面军,朱德任总司令,毛泽东任总政委,彭德怀任副总司令,滕代远任副总政委,毛泽东兼任总前委书记,毛泽东为红一方面军最高领导,兵力人数达三万余人。红一方面军是中国工农红军的主力部队,这支部队囊括了南昌起义部队、秋收起义部队、湘南起义部队、平江起义部队、左右江起义部队以及江西红军和闽西红军,这支部队组建后,为中国革命做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在五次反&;;围剿&;;中,有力地反击了国民党军事&;;围剿&;;。在革命战争中,红一方面军成长起来许多高级军事将领,如朱德、林彪、陈毅、聂荣臻、叶剑英在建国后授予了元帅军衔,占十位元帅的80%,再如粟裕、徐海东,徐海东曾在红四方面军当过师长,其本人及所属部队被编入红一方面军,、陈庚,陈庚也曾在红四方面军当过师长,因受伤离队治疗,伤好后到红一方面军任红军干部团长,

、肖劲光、罗瑞卿在建国后授予大将军衔,占十位大将的80%,红一方面军发展到最多兵力时,达到七个军团,共计十余万人,是中国工农红军最强大的一支部队,红一方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及长征途中曾使用过&;;中央红军&;;的称号。历史上红一、三军团会师,为红一方面军的发展与壮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当时两军会师不久,国民政府即调动湘赣两省6个旅,约三万兵力会剿。彭在自述中描述当时的情况:

“当时,四军全部也不过五六千人,力量会更加单薄。为这些问题,四军前委开会讨论了多次,我也参加了这些会议。最后决定由红五军五个大队约七八百人留守井冈山,并让我任四军副军长,保护井冈山伤病员及一些家属小孩。我知道这是一个严重而又危险的任务。我回去同代远谈了,他当时是五军党委书记,由他召集了五军党委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我、贺国中,可能还有李光。讨论时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我们是来取联络的,应立即回湘鄂赣边区,传达“六大”决议。如果我们长期留在井冈山,就会影响湘鄂赣边区的发展。一种意见是接受前委指示,保卫井冈山后方,使红四军主力安全脱离敌军包围,向白区发展。如果红五军不承担这项任务,红四军离开后,湘赣边区政权也可能受到损失,甚至搞垮。故我们应当承担起来。第一种意见是大多数,第二种意见是我和代远。我们说服了不同意见的同志,准备牺牲局部,使主力安全向外发展。”

上一篇:拉脱维亚总理斯特劳尤马等参加会见的中东欧国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